单十兵:不要做棱角被磨平的人 点击次数:14392

“棱角磨平依然努力做自己”,这是刚看到的一篇报道的标题,讲的是歌手陈楚生的事。我算是陈楚生的粉丝。他在湖南台“快男”节目打天下时,我恰好在长沙一家报纸做评论员,那时,一边听他在唱《有没有人告诉你》,一边努力想用自己文字说出以为别人看不到的真实。

  转眼间,陈楚生“快男”夺冠已过去七年了。在这个夏天,他推出新专辑,叫《我知道你离我不远》。回顾过去,陈楚生承认棱角被磨平了。早在参加“快男”之前,他就梦想挣了钱能做自己喜欢的音乐,经常为了不被灌下客人摆在面前的三瓶酒而违心地唱《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等“口水歌”。后来,“快男”夺冠,他也算是成名入行,不过,音乐之路依然多舛,人生经历解约风波的折腾,作品也被认为失去当初的灵性。

  失去棱角,容易归于平庸,当然也就会丢了灵性。这方面,从音乐到文学,从建筑到绘画,各种文化艺术样式都很相通。与歌手陈楚生为了挣钱唱那些“口水歌”一样,作为写手,我也曾为那点菲薄的稿费写过太多的“口水时评”。这些年辗转奔突,我经常想,等到哪天自己拥有一间可以摆放书桌的房间,要么用最锐利的笔触去畅写那些梦想中刀刀见血的文字,要么用最柔软的文字歌唱最眷恋的人间烟火,最好能从事内心一直认为是最高贵的小说写作。反正,不再写那种为稻粱谋的文字。

  其实,写多了“口水文章”,手是会坏掉的。现在,我想写出当初那些还有些锐利又深刻的文字,想写原来一些展示生活诗意的直指人心文章,我觉得,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同样,唱“口水歌”,也是会坏喉咙的,时间长了,也就唱不出原先的既坚韧又灵性的歌了。陈楚生的新歌,也让我觉得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其实,坏的不是手,也不是喉,都是心哪。写文章毁于利益,唱歌的败于名利,说到底,也都是在现实面前放弃了自我,一次次接受自己的棱角被外力磨平,最后,失去了灵魂。这也就是棱角被磨平了。

  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唱歌写作领域,同样存在于其实文化艺术领域。比如,一些搞绘画的大师在利益面前选择了“流水线作业”,手艺完全被工业化流程取代,与手相通的灵魂与精神自然也就丢了;搞建筑设计的在市场面前选择了浮华伪饰,最后设计出来的作品不仅丢了艺术美感,甚至连人的基本居住功能也没有。对任何一个文化从业者来说,棱角真的都被磨平了,就很可能再也做不回自己,再也找不到真正的自我了。

  这就是一种时代悲伤,我们都在变成被磨平棱角的人。在内心,我特别敬重那些始终扛着理想主义大旗的人,在名利面前,在权势面前,进退自由,来去从容,守着本真。其实,我也明白,守住自我才可以看到真理,只要生命活着足够长久,还是可以等到渴望的公平与正义。然而,在太多时候,我们却选择屈从于眼前利益,接受了现实捆绑。我常常自责,为什么内心不够强大,在利益面前不能再多一些尊严,在虚名面前不能在多些淡漠,特别是在权力面前不能再多一些独立。

  成为棱角被磨平的人,必须自醒与反思。有时我又想,在这个价值多元的时代,为什么不能给那些有棱角的人一个更加舒展自由的空间呢?每一领域都有各自的逻辑,不同的人掌握着不同的话语权。只不过,那些通过经济手段,扛着商业逻辑随意捆绑他人文化价值选择的人,那些以权力手段随意干预他人自由表达的行为,又到底靠什么来约束?很显然,要铲除那些磨平他人棱角的非正义力量,还是要通过主张民主、法治、公平、自由等等先进价值来实现。

  这本身就意味着,我们不应成为被磨平棱角的人,我们必须去坚硬自己的生命触角,去勇敢抵抗那些挤压自我的外在力量。在陈楚生这个新专辑里,有一首歌叫《装睡的人》,里面就唱道,“你啊关上门也看新闻,偶尔也会说一些中肯的话,不过说和忘的速度一样快”,“你啊怀疑爱又渴望被爱,怕受伤的心其实从没痊愈,就这样睡了醒着醒了痛着”。如果你的棱角还没有被磨平,如果你觉得自己原本还是有棱角的人,那么,此时此刻,就一定不要成为那种无法叫醒的装睡的人。

learning.sohu.com true 搜狐博客(系统默认) http://shanshibing.blog.sohu.com/271058524.html report 1785 “棱角磨平依然努力做自己”,这是刚看到的一篇报道的标题,讲的是歌手陈楚生的事。我算是陈楚生的粉丝。他在湖南台“快男”节目打天下时,我恰好在长沙一家报纸做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