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0571-86711590|
    • 微信公众号

    • 学点点APP

  • 在线咨询

家庭教育学科期待复兴 来自: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点击次数:432


早在1966年,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詹姆斯·科尔曼向国会递交的《科尔曼报告》以及后续研究向人们揭示:当一个国家社会经济条件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学校教育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其实是家庭。

《教育部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重视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和家庭教育学科建设,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家庭教育理论体系”“依托有相关基础的高等学校或其他机构推动成立家庭教育研究基地”。与家庭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和家庭教育指导机构快速增加不相适应的是,我国尚未实现家庭教育指导者的专业化和职业化。在近日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举办的第二届学术论坛上,围绕“家庭教育学科建设——大学的责任”这一主题,与会专家学者一致呼吁在“教育学”下设立二级学科——家庭教育学。

家庭教育不是学校教育的延伸

目前,一级学科“教育学”下设的二级学科有教育学原理、课程与教学论、教育史、比较教育学、学前教育学、高等教育学、成人教育学、职业技术教育学、特殊教育学、教育技术学。这个划分仅仅体现了典型的学校教育论,因此家庭教育学未包含其中。

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康丽颖教授认为,学校教育成为教育学研究的一个主要领域,是基于公共空间的制度化安排。教育学的产生是基于教师培养的需要,最初并没有与基础教育实践建立直接的紧密联系。教育学产生之后,主要承担对学校变革的指导和解释,研究的主要问题其实是学校教育问题。

“家庭教育学科建设不能走学校化之路,不能以学校教育模式为标准来推演家庭教育的理念和方法。”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特聘教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研究员注意到,很多教育词典和家庭教育研究论著对家庭教育的解释都是学校教育的翻版或延伸。“这显然是学校中心主义的体现,是无视家庭与家庭教育特点和规律的体现,也是忽视人过一种完整而幸福生活需求的体现。家庭教育学科建设不能机械照搬学校教育的理念与模式,而要尊重家庭与家庭教育的特点与规律,以此引领家庭教育指导的专业化,进而真正推进家庭建设与家庭教育的进步。”

东北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院院长赵刚教授说:“教育学不仅是学校教育学,生产教育和生活教育应该并重。学校教育不能取代家庭教育。”赵刚认为,工业革命三百多年,产生一个不良认识就是教育只与工作相关、专业和生产相关。教育原本是要让人找到幸福的人生,教育是培养人的生产技能和生活品质。缺乏生活教育是今天教育的重大缺陷。

“家庭作为社会生活的基本单位,不是正规的教育机构,所以很多发生在学校教育当中的原理原则不一定在家庭当中有效。”南京大学社会学系主任风笑天教授说:“家庭、家族中有血缘关系的、小群体之间的、在私人领域开展的教育,和正规的学校教育之间有很大差别。”

重庆市家庭教育专委会理事长、重庆师范大学赵石屏教授从2003年就致力于家庭教育的基础研究,先后主持了5个有关家庭的教育机制的省部级重点课题,在全国率先推出的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重庆市家庭教育大纲的制定中,她的团队承担了理论研究、调查研究的主要部分。她认为学校教育不可能替代家庭教育的原因,在于家庭的教育机制与学校的教育机制不同。家庭的教育关系、发生机制、影响儿童发展成长的原理等教育机制是基于生活世界的,其中的生物性机制、初始性机制、情感性机制、秩序性机制以及礼俗机制,都是学校教育根本替代不了的。

提升家庭教育水平急需专业人才培养

《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应城乡发展、满足家长和儿童需求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无论是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的完善,还是家庭教育水平的提升,都离不开对家庭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的需求。

孙云晓谈道,目前中国的家庭教育虽然发展迅速,但由于学科建设落后、专业化人才缺乏、教育理念杂乱,许多机构和所谓的专家提供给父母的教育理念与方法花样繁多却并不科学。特别是在互联网普及、家庭教育知识广为传播的情况下,父母每天接收大量关于家庭教育的内容推送。这些内容良莠不齐,鱼目混杂, “劣币驱逐良币”,正确的、科学的教育方法,反而不如那些哗众取宠、简单粗暴的教育方法受欢迎。

近年来,随着家长教育素质的不断提高,对家庭教育指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社会急剧变化,新问题与新矛盾层出不穷,也需要更为专业化的指导。更加凸显了家庭教育指导专业人才严重不足,加强家庭教育学科建设和专业化指导成为迫切的社会需求。

谁在做家庭教育研究?家庭教育的研究队伍是否受过专业化训练?据康丽颖分析,家庭教育研究队伍的构成非常复杂,家庭教育研究侧重点不同。一些所谓的“成功”父母或者有育儿经验的家长以研究者自居,与公众谈育儿经,分享家庭教育体验,很吸引家长的眼球;一些群团组织如妇联在做,比如中国儿童中心从家庭建设的视角研究家庭教育发布了很多成果;中小学校通过家校合作、家长学校在做;高等学校、科研院所也在做。

家庭教育指导专业人才的培训是一项系统工程,应当体现科学性、系统性、基础性、务实性且自成体系,而不是依靠短训班或专家讲座速成。会上有专家提出需要警惕拿家庭教育作为招牌和牟利手段的“忽悠派”,有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班价格不菲,仅参训3天就能获个证。而社会上不少热衷于家庭教育指导的人大多没有专业背景、没有经过系统培训。

研究者们认为,家庭教育是一门独立学科,有其特定的性质和内涵;也是一门交叉学科,是与诸多学科相互交叉、融合、渗透的综合学科。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是与家庭教育联系最为紧密的三大学科,同时也涉及文化、历史、传统等多方面的基本知识与基本理论。家庭教育学科建设的重要性和可能性是毋庸置疑的,多学科视角的深入探讨和整合,给家庭教育学科建设奠定非常好的学术基础。

家庭教育形成学科已成为可能

孙云晓曾主持过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委会和新家庭教育研究院的“我国家庭教育指导者专业化状况”专题调研。他介绍说,早在2002年,教育部和全国妇联颁布的《全国家庭教育工作“十五”计划》中就提出“有条件的师范院校、师资继续教育机构,可以开设家庭教育指导课程”。然而目前全国绝大多数师范院校仍然没有开设家庭教育课程。个别已经开设课程的学校也有诸多困难和问题。是否开设家庭教育课程、开设什么课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相关师资,而师资状况与学科建设密切相关。

由于不存在家庭教育这个学科,所以没有研究平台、研究项目、研究经费,人才培养、队伍建设更无从谈起。家庭教育研究在高校和社科院一直处于零散、分散的状态,研究成果稀少、理论研究极其薄弱。这是家庭教育学科建设长期以来的困境。

谈及家庭教育学科建设的困境及发展前景,赵石屏认为二级学科有四个基本条件:第一是与所属一级学科下的其他二级学科有相近的理论基础,但研究对象不同;第二是要具有相对独立的专业知识体系,而且形成若干明确的研究方向;第三是社会要有一定规模的人才需求;第四是学位授予单位应具备设置该二级学科所必需的学科基础和人才培养条件,能开设培养研究生所需的系列课程。赵石屏认为,除了人才需求需要社会配置,构建专业知识体系、课程设置和人才培养都是大学原本的职责。“所以家庭教育作为二级学科应该是成立的,但需要艰苦的理论建构。”

北京师范大学儿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边玉芳教授认为,作为大学的研究者,要通过研究做家庭教育的引领者,要做有价值的研究,要有高度、有中国特色、有用,要在家庭教育研究领域发出中国人的声音来引领国际的家庭教育。

论坛上,首都师范大学李文道副教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洪明副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罗爽副教授等青年学者,也围绕“家庭教育专业化建设”“家长教育的概念辨析”“家庭教育立法的基本定位及难点问题”表达了自己的思考。结束仪式上,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发出倡议,与北师大儿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北师大教育学部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东北师大家庭教育研究院共同发起建立“家庭教育学科建设联盟”,共同致力于家庭教育学科建设。


浙B2-20080200-1